卜知ฅ

偶然看到关于姓氏的情话解释,找了找他们四个的姓,然后被苏到~\(≧W≦)

手绘撸了两只修修,渣像素,手残想剁系列....求轻喷QWQ

【喻黄】《喻先生,请问你需要购买保险么?》


○    又名《论如何心脏的(×)温柔的拐到帅气可爱的小保险推销员》√

○     本来想写个短篇的,莫名其妙黄烦烦附体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😂😂😂实在是身不由己√

○    架空有,私设有, ooc有,文笔没有求原谅√
○     一句话双花,叶不羞,魏老大冒个泡√
○   如果没有问题,欢迎食用(///)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就在父母的安排下搬进了自家g市的一幢别墅。

        家里资产阶级,不缺这钱,这喻文州是知道的,至于什么时候买下g市这幢别墅,这又是喻文州不知道的,父母的回答是国内房价飙升,买房早买早赚,稳赚不陪,而且在很多地方都买了不少。。喻文州也不再说些什么,事实上他也管不了这么多,父母的决定,听之任之,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作风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一向,是会听父母话的,所以父母也很尊重他所做出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 刚搬进新房,向各个大公司投上了简历,立刻就被招安了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实际上,根本不用他去投简历,第一,光是世界一流大学留学硕士身份,就有一大波公司挤破头抢着要;再者,父母的路子格外的宽,他这个公子哥不愁找不到高薪的好工作,只是他不想一直活在父母的照料下,他不想成为一个靠父母养活的废人,他有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公司了解他的能力,也重视人才,考虑到喻文州刚回国,给他放了一个月的假,美其名曰修养调整,才能更好的工作。喻文州觉得相当没必要,但是还是接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 白来的假期,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轻松愉快的日子还没过了几天,就有一件格外令他头疼的事——他好像被盯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倒不是什么危险,只是推销保险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第一次拒绝投保后,接二连三的换人,喻文州终于发现有些不对,询问之下,发现这些人居然都是属于同一个公司的。

        蓝雨保险在国内还是比较知名的,近些年才刚刚冒头,喻文州在海外不太了解,所以上网搜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保险这东西,喻文州不是没有投过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不再投保了。现在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对方的态度貌似极其坚决,仿佛认准了这个金主,又是生命安全,又是财产损失。。。比喻文州的亲妈还担心喻文州,这让喻文州哭笑不得,而他也是个不善拒绝的人,话总是不会说的太绝,总是“我再考虑考虑”,“考虑一下”之类的,仔细想一想就能感觉出里面带着的一丝丝拒绝,并且,不填联系方式。。

        这让蓝雨的众人也是很尴尬。。还没遇到过这么难琢磨的人,笑着和你说话,也不明着拒绝,却又暗里摇头,态度也不坚决,让人总感觉还有一丝丝希望 ,搞得他们自己都不太好意思上门了,偏偏对方又不填联系方式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出差回来,进了门就看见同事们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都在聊什么呢?快说出来我也听听,最近去b市都快无聊死了,都没个人和我说话,好不容易到那边,还要被叶不修那家伙气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,黄少你回来了啊,我们在说最近一个新目标,刚搬进去,超级难对付,好多人都试过,还没攻克呢。。。非常有钱,拿下他,这个月的业务就不愁了啊。。。”一个同事抬头见是黄少天,一脸苦逼的告诉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真的好苏!嘤嘤我去打了一次,感觉话都说不好了,总莫名其妙顺着他走,反应过来,人家都挂电话了T^T”一个女职员一脸不甘的花痴脸,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不堪回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而且还好有钱!呢气质,啧啧啧~”另一人附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天哪,真有这么厉害,怎么感觉你们都快把他夸上天了,明明是他在拒绝你们啊-_-。”黄少天看着陷入花痴的同事们,不知说什么好。
        “魏老大呢?我去问问他,下一次我去会会这个牛逼的一批的新目标。”黄少天坚信自己能做到,决定尝试一下,而且他也想见识见识,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不是黄少天口出狂言,他的嘴炮,那绝对是蓝雨的终极秘密武器,而黄少天本人也是蓝雨最出色的金牌员工,就没有他拿不下的目标,之所以还是员工完全出自个人选择,作为老板的魏琛其实早就想提拔他,但是黄少天居然不干,还说什么“钱不是问题”,魏琛真的怀疑黄少天的家世了,但是家世显赫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儿子来推销保险呢。。。百思不得其解,黄少天也不提,于是,这就成了一个谜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在他办公室。真的么!黄少加油哦,争取拿下!!!yoooo~”一名女同事和另外几个女同事一起捂嘴笑着说,脸上露出(疑似猥琐的)温柔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感觉背后一凉。怎么总觉着这话中有话呢。。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等拿到对方的资料,黄少天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呢么头疼,联系电话居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以蓝雨的底子居然得不到对方的联系方式——这个人是受保护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黄少天也并不想直接登门拜访,前几个人的失败率很高,甚至是100%,如果不知道对方的电话,就没法约到对方方便的时间,也不能探知对方的态度进而改变战略,更不能提升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好感度,处理不当,甚至会使对方厌烦,更加抵触。总之——极其不便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问一下看看吧。。
        想着黄少天播出了一个号码。
       “喂,是我黄少天,乐乐你现在有空吗,想问你点事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事啊?有事快说。”那边的张佳乐声音很是急促,还伴随着“轻点”,“对,就是那里”的蜜汁叹息声。。
      “你在干嘛呢。。”黄少天顿时一脸黑线“我是不是打扰了你和孙哲平。。”
      “不是!靠黄少天你想哪去了!你个老司机,我在按摩呢,整天不想点好的。。。你有事快说,没事我挂了。”张佳乐瞬间炸毛,红了脸。
      “诶!别别别,我真有事,跟你查个人。。。”黄少天把名字地址告诉了张佳乐。
       “行,等我回去就给你查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什么时候回去啊,我的哥。。”黄少天晕
       “昂。。还有一个小时吧。。大概”张佳乐慢悠悠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你快点吧”黄少天顿觉无语。
       “好嘞~”(๑´ㅂ`๑)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-_-||挂断了电话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张佳乐这人黄少天相信是能靠得住的,虽然说回去查,但是估计现在就已经在问了,效率其实很高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黄少天可以用自家的信息系统,但是对方既然可以让蓝雨什么也查不出来,呢恐怕基本上所有一般渠道都难以得出结果,所以黄少天选择了张佳乐这边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他的发小,渠道很广,什么都干,黄少天也不知道他的主业是什么,反正不愁生活,和孙哲平在一起也很幸福,不用他来操这个心。

        果然,傍晚黄少天就得到了完整的喻文州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到电话上的号码时,眉头一皱,眼里划过一丝疑惑。他的号码收到保护,通常不会接到陌生的号码。
       但是他还是接了。
      “喂,您好,哪位?”喻文州礼貌的询问着。
      “啊,请问是,喻先生么?我是蓝雨保险的黄少天。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和我谈一谈吗?”听到对方接听,黄少天被对方优雅磁性的声音震惊了一下——这声音,这语气,怎么感觉比自己还专业啊,怕不是同行吧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这厢的喻文州却更是惊讶于对方能找到自己的号码,蓝雨应该是查不到的,呢这个黄少天,是怎么知道的?挺有能耐啊。惊讶过后却是更加好奇,于是就讲对话聊了下去
       “呢,请问黄先生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呢?”喻文州微笑地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额,这不重要啦。。我是想和您谈谈。。保险的问题。”黄少天有点心虚,语气不是很足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,好啊,那就谈谈吧?”喻文州觉得对方这种反应有点可爱——这种健气活泼的青年音,他很喜欢呢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!好啊呢太好了!那个,我们蓝雨。。。。”黄少天惊喜于对方这么快同意,便立刻高兴的向对方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喻文州听着,一边“嗯”,“哦”,“这样啊”三连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对方说的内容他并没有在认真的听,他在听的是对方神采奕奕的声音,光是听着,就觉得心里格外的舒服,温暖,嘴角就是不住地往上提,压都压不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没有在意对方的三连,其实就算对方完全不给回应,他也能继续不停的说下去,只是这样他就不能及时的知道对方的想法了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停了停,问“喻先生,您觉得呢?”
      “嗯。。嗯?我觉得,少天决定就好。”还在惯性的“嗯”着的喻文州突然发觉对方在询问他的意见了,于是拐了个弯,但他完全没在仔细听黄少天的介绍,于是就把问题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被这声“少天”,苏的不要不要的,但又疑惑为什么前后差别这么大?刚刚还是“黄先生”,现在就直接“少天”了,这。。。难道是被我热情满满的介绍打动了?!可是,,哪有让推荐人决定的啊??你自己考虑一下行么??对方是谁阿,你就让他决定。。不过这样也好,也算是拿下来了?这么轻松???不不不,不行,打电话只是为了试探,还是要见面谈才能让对方完全放下心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正在头脑风暴中,时间有点长,喻文州见对方半天不说话,于是开口问
      “怎么了吗?喂?还在吗?”
      “啊。。啊!抱歉,在,在的。呢个,我觉得光凭我电话里不太能说的明白,毕竟我们这套“家庭财务和保障计划”是很人性化的,如果我来亲自和您解说一下,您会更加清楚,毕竟我是真的非常想要为您服务,时间不长,只要30分钟,您看您最近是否有空,我们可以见面聊聊吗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听到对方说要见面聊,心里一喜,他真的很想见见这个拥有清澈开朗声音的人。
      “好啊,呢就明天吧,时间少天定如何?”喻文州心脏的笑着^_^
      “那。。上午可以吗?”黄少天看了看自己的计划表,其实明天一天都没什么事,于是约了上午。
     “可以的。呢,明天见?”
“嗯!明天见,谢谢您听我说这么多。”
     “没事,那再见。”
     “好的,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挂断电话后,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,为什么大家都说这个喻文州很难搞?明明挺好说话的啊,还这么温柔。。(当然是因为你是黄少天啊)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心情好的不得了,明天就可以见面了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高兴。。嘛,算了~

        次日上午9点,黄少天站定在喻文州门外。最后一次整了整自己的领子,检查了自己身上有没有不妥的地方,确定没有后,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门就开了,开门的是一个长相非常文雅非常柔和的人,大概就是喻文州了。同事们说的不假,这人长得的确很苏还很帅,气质也很好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突然有点紧张,但他毕竟是一个优秀的工作者,抱着职业的态度,很快就安定好了自己的心情,开口确定道“您好,请问这里是喻文州先生的家么?”附带一个阳光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在开门前就对来人的样子进行了猜测,却没想到这人居然超出所有自己的预期。
        一头张扬的黄毛应该是染的,但却因为对方白嫩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显得非常自然和合适。说话时盯着你的双眼里仿佛一汪泉水,很是清澈,很容易想到猫科动物。还有最后那个微笑,天。。喻文州感觉自己收到了会心一击,而且是暴击,这个人。。根本就是一个小太阳!
       喻文州不是很相信什么一见钟情,可是,现在自己的状态,明明白白的告诉他,他很喜欢眼前这个温暖且笑容灿烂的少年 。
       “是,我就是喻文州,你就是少天吧?”
       “嗯对,喻先生您好。”黄少天又被“少天”两个字撩到,耳尖渐红,默默鄙视了下自己,开口回道。
       “那,少天进来吧。”喻文州将黄少天的反应看的一清二楚,笑着让开了门口邀请黄少天进门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一起进了家门,随后发现这别墅外面看着大,里面却更大,也许是没有很多东西的缘故,还显得有些冷清,也没有别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,不孤独么?

      “喻先生,自己一个人住吗?”黄少天被这种孤独的感觉渲染着,不由自主的开口问。黄少天家庭成员很多,有父母,一个姐姐,两个哥哥,所以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的他,此时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到也不奇怪。
       “嗯,暂时只有我一个。”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微笑说。
       “暂时?”黄少天猫儿般的眼睛,此时透着些许疑惑。
       “嗯”喻文州望向黄少天温和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 和你一起的话,就不是一个人了呢。

       喻文州默默地想着,只是想着就感觉心里往外溢出着“幸福”。

       黄少天见对方没有继续回答他的意思,就没在继续问,一直这样问私人问题,对方会介意的吧。

      想起自己此程的目的,黄少天觉得该进入正题了。

     “那么,喻先生,我们就来谈谈保险计划的问题吧!”
     “好,我去倒水,少天想喝点什么?”喻文州说着走进茶水间(为什么会有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因为房子太大了吧啊哈哈。。+﹏+)
     “有绿茶,红茶,花茶,柠檬茶,可乐,雪碧,芬达,橙汁,牛奶,酸奶。。”喻文州自顾自的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  这也太多了吧!!(摔贴纸)黄少天目瞪口呆。

    “呢就柠檬茶好了,谢谢!”想到这是一个不错的拉进两人关系的机会,黄少天还是忍不住选择了最喜欢的饮料。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黄少天点了柠檬茶,于是于是拿了两盒柠檬茶回了客厅。

       他真的很怕黄少天说“都可以”“随便”“你决定吧”之类的话,因为有一种病,叫做选择恐惧想。

       把饮料放到黄少天面前,听到对方又一次表达感谢。
       还有那声听起来让他感觉格外别扭的“喻先生”。
     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开口叫了黄少天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 “?”黄少天抬头望向他。
      “少天可以换个称呼吗?喻先生这个称呼太公式化,听起来有点。。”喻文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其实对方称呼他“喻先生”非常合理,但是自从他感到自己喜欢对方后,这个称呼和他叫黄少天“少天”之间的差距太远,显得非常疏远,这让他感觉到一点难过。
      黄少天见他这个神情,想到对方平时一人居住,孤独寂寞,房子里清冷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 所以这个称呼,是让他,感觉到了冷吗?

       黄少天突然感觉心被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那,文州?文州怎么样?你都叫我少天了。”说出口的时候,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一些些不适应,这称呼很亲昵了,搞得好像两个人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。

      就好像 。。恋人一样。。。

      想到这儿,黄少天的脸刷的红了。
     “嗯,谢谢你,少天。^_^”

     “没事哈哈,那,文州?我们来继续说保险的问题吧?大致的情况我昨天在电话里说了些,我再来和你理一遍,然后就是一些比较个性的地方。。。。”黄少天从包里掏出了文件夹和平板打算和喻文州详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30分钟后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,喻。。额,文州觉得怎么样?”黄少天抬头望向喻文州,却正好对上对方带着爱意的双眼,黄少天被对方炽热的眼神烫到,低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承认自己的确是个颜控,被喻文州这样的眼神盯着,又有几个人能无所动容呢?至少他黄少天做不到,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看着他呢?

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,少天决定就很好。”喻文州的语气听起来很高兴?黄少天愣住了,怎么就又让他决定了???

       “那,保险的事情就交给少天了~^_^,我们来聊点别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 “别的。。什么?”黄少天一脸懵逼,这。。他准备了一晚的工作,想好了的一堆说辞竟然都没了用,现在马上就被拍板,立刻转为聊天???

        虽然他并不介意和有好感的人聊天就是了,喻文州,他大概是有点喜欢的吧。。但对方大概只是把他当成少有能陪他说说话的人了吧。也对,这么大的人了,估计早就有女朋友了,暂时一个人住,只是暂时啊,也许很快就会不孤独了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这样跳跃着的脑补着,顿时觉得有点心塞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从懵逼——惊讶——失落的表情变化让喻文州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,才会有如此丰富的变化,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啊少天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少天刚刚在想什么?”无论是在想什么,喻文州不希望看到黄少天失落,他希望小太阳永远什么都不担心,永远无忧无虑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。。没什么啊,哈哈一不小心走神了,不好意思啊。。”黄少天摸了摸后脑勺,有点手足无措,像是自己的心思被发现了一样,同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会喜欢上和他一样同为男人的喻文州,还吃了对方女朋友的醋,自己明明就不是个弯的啊?!

        少天真是可爱呢,。。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举动,心里一紧,下定了决心开口。

  “少天有女朋友吗?”喻文州开口问到。
  “没有。。。”
“那,男朋友呢?”
“没有。。。嗯??!”

满脑子对方女朋友居然有这么一个好男朋友的黄少天,听见对方这么问下意识回答出声,半晌意识到哪里不对,瞬间一脸震惊的望向喻文州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,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太好了?”这喻文州是专门问这样的问题嘲笑他没对象的么?又不是他黄少天找不到,明明是他不找好吧!

          看对方的反应意识到对方可能误会了,喻文州立刻开口,“不,不是,事实上,我现在很需要一个人和我同住,一个人住,很孤单的。。”喻文州透出一丝无辜,无助,内心却勾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,所以你是需要找一个室友喽?”联系刚刚问的问题,黄少天感觉到这个人应该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,少天,我想邀请你和我同住,一起开始同居生活——以恋人的身份。”喻文州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,神情认真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觉得自己平日里的油嘴滑舌,能言善辩在这个喻文州的眼神下完全失去作用,他此刻什么都说不出来,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着最后的那两个字

         恋人。

        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,喻文州却没有放下他的嘴角,反而越提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 脸和耳朵都红的可爱,暴露光了啊少天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少天,你同意吗?”喻文州出言帮着他脱离当机。

         愣过来的黄少天又一不小心溺进了对方充满爱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眼神太直白太犯规了!你都这么爱我了,我怎么可能拒绝啊!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低下头心里暗骂都是对方太会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。。见你一个人住太可怜了,勉强同意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(///v///)

       END
  
       “文州文州,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?”
       “嗯,大概。。是第一次和少天打电话的时候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么早?我们还没见面诶。明明只说过话啊,难不成你是被本少的声音所吸引,哈哈我就知道,本少的魅力是无穷的。话说我只是来推销保险的啊,怎么就被你。。。”-_-||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早就喜欢上你了。我的少天魅力当然是无穷的啊。保险?你不就是我投的最大的保险吗?”^_^(亲嘴角)
        “///////”

感谢各位的食用,看到这里的都是超级无敌小可爱❤❤❤
        

[韩叶]论感冒的直接传染性(什么鬼???)

   ○      额,第一次写文,有不少的问题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只看文不发文的我突然就想发文,可能是烧糊涂了吧。。。√
   ○     感冒发烧老不好,多半是废了。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错字和语序或排版问题。。看了一遍找不到了。。。欢迎指正√
   ○     私设有的,ooc也有的√

   ○     发烧好痛苦√(乱入)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上午9点,迷迷糊糊的望着房间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     现在的他已经退役,不规律的生活又回到他的身上。每天打打荣耀,替兴欣抢抢boss,顺便指导兴欣的训练,这便是他的日常。家里的公司本来也该他帮手,但却也不急,凡事都该慢慢来,先让叶秋呢小子再累一段时间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得起来抢boss了。。。叶修这样想着,手撑着床试着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忽然一阵闷痛感从脑袋传来,叶修吓了一跳,又栽了回去,结果这一载却又加剧了头痛,现在他就感觉仿佛整个大脑都在疼,不仅疼,还晕。
那疼又闷又钝,还一阵一阵的。

        旋转,旋转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    回过神的叶修细细想着,头痛,身上也酸,眼睛也难受。。自己这。。怕不是感冒了吧?

       最近的流感比较严重,想叶修这种战五渣的身体素质,感染上也不稀奇,整天荣耀,完了就是吃饭睡觉,还不规律,唯一的运动量大概就是去商店买个烟了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刚刚躺在床上的时候意识还不清醒,没怎么意识到,现在感觉异常强烈,实在是难受。

        叶修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住进了一堆哥布林,到处乱跑,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    不想躺着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晃晃悠悠的完成了洗漱,下了楼。陈果坐在前台用着逐烟霞打着jjc。
       现在陈果跟着叶修他们混了两年,手速无法提升就不说了,意识和思路上还是提升了不少的,jjc的胜率也在不断提高。
      “荣耀”两个大字出现在电脑屏幕上,陈果兴奋的和网吧小妹分享着她的战绩,忽然余光扫过一个摇晃的人影,立刻锁定目标,哦,是叶修。

      “醒了?给你留了早饭,虽然应该已经凉了。下次醒早点,好歹吃一次热的。。。诶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陈果是个细心的,叶修虽然平时也没精打采,却也不是现在这种意识茫然,两眼发直的状态,连那张轻松嘲讽的T脸都摆不上来了,整个人感觉随时要倒。

不对,这不正常
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陈果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老板,我没事,一点小感冒而已。”叶修摇了摇头,结果这一摇,头立刻又疼,叶修皱了下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?”陈果有点不放心“回去躺着歇会吧,今天就别上网游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都躺了好久了,不想躺着。。”叶修脸上难受的神情居然偷着一股子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 陈果一边震惊着感叹着这样的叶修还真是没见过,一边却又想起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你药吃了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吧,小感冒而已,不至于不至于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行,生病不吃药,呢哪行!我去叫人给你买点药回来,你先量体温。小张,给他拿温度计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知道陈果是担心他,便听话的接过温度计,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   “39度!?”时间到了,陈果拿来一看惊了
       “这是你说的没事?回床上躺着去”
       “我。。。”叶修刚想解释,就见陈果似要炸毛,话到嘴边一个急转“我。。我这就回去躺着,睡一觉就好,药就不用了,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心中默默叹息今天的野图boss怕是没戏了,一边缓缓扶墙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 陈果还想说点什么,但叶修已经溜走。忽然灵机一动,转身去了训练室。

训练室外
“叶修感冒发烧了?”苏沐橙听完又问陈果,却也更像是自己思索着。
“是啊,他还不肯吃药,我说了半天他才同意躺着。你看。。”陈果想着苏沐橙和叶修的关系,觉得她会知道怎么做。
“那可麻烦了。。别看叶修平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其实他可倔了呢。”苏沐橙一脸无奈。
“那这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突然苏沐橙一怔,抬头对陈果说“除非是个倔过他的人。”
“谁阿?”陈果思索无果,问
“嘿嘿,交给我吧,我来联系!”苏沐橙扭头进了训练室,半身露出来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,笑眯眯的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留下陈果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正在网游里大杀四方,退役以后他就留在了霸图做技术指导,偶尔帮战队抢抢boss,毕竟提升水平离不开稀有材料啊。
        开着小号,到地一看,boss倒是在,兴欣,蓝雨,微草也在,呵,动作够快的啊。
        打着打着韩文清觉得有点不对劲,好像有点。。太平和了?
        在韩文清的帮助下,其他没有职业选手帮忙的工会很快占了下风,眼看就要得手。韩文清突然明白,那个人没在。
        怪不得这么轻松,倒是有点不习惯了。。但是,他会不在??战术?陷阱?
       突然qq抖动了一下,点开界面,是苏沐橙。
      “韩队,在吗?”
      “在,怎么?”
      “想麻烦你一件事”
 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韩文清疑惑
     “叶修发烧了,不肯吃药,想让你帮忙劝他吃药。”
      苏沐橙交代了事情,心下觉得韩文清会同意的,她能看得出来,韩文清对叶修是不大一样的,心里觉得赌一赌,成了还能助攻一把,岂不美滋滋?
       “。。幼稚”韩文清半天回了两个字,眉头皱的老高。
       怪不得没抢boss,自己都奄奄一息了。
      “呢韩队。。。”苏沐橙试探的问
       “行,等等”
       “?”
       过了许久却没了下文,苏沐橙满心疑惑,但韩队是说一不二的人,他说行,呢就会做,这不用质疑。于是担忧着继续训练了。
       韩文清满脑子气恼,一边念叨着“真是幼稚死了”,一边却拿起了外套,径直出了门。一路上顶着那钱包脸,俱乐部上上下下感觉自己得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口袋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进了机舱,韩文清这才回过劲,明明就有一种现代神器——手机。

罢了,就去看看吧。韩文清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这一觉又睡了三个小时,醒来却无法忽略身上难受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头,还是好痛,嗓子好干。。。
      怎么比刚刚还难受了。。起床方式不对?
      闭眼默念“哥已经好了”,再睁眼,还是一样。。

好难受头好晕。。

        陈果坐在前台,脑子里却还在想着叶修得病不知怎么样了,眼前却多了一个身影。定睛一看吓了她一大跳。
       眼前这人,是谁?虽然带了口罩和帽子,这气势,完全遮不住啊。
      “叶修呢?”
      “你是。。韩文清??!”对方开口,陈果立刻认了出来
      “嗯,叶修呢?”韩文清又问了一遍
      “在。。楼上。。”
      “谢谢”
       完了径直上了楼。
       陈果楞,这。。难道就是比叶修还倔的人??确实。。
      陈果心下一惊,这。。真的不会打起来吗???死敌见面,其中一个还生着病。。陈果立刻去找苏沐橙。

“不会有问题的”苏沐橙一脸安心的微笑:)
“你确定???”
“嗯,韩队其实没有他表面上呢么凶了,他和叶修十年的老交情了,真要打,叶修还能活到今天?:-D”
陈果扶额,哭笑不得。😂
真是亲妹妹啊。。。
“而且,我总感觉。。”
“?”
“其实我也不确定了。。”
“???”
“没什么,韩队来了,叶修一定会听话的,我去训练了~”
        陈果一想,是啊,不听话?韩队面前。。大概不存在吧。😂

         呢边叶修躺在床上,头还在疼,却睡不着了,想喝水,但是还得下床。。
         正想着,门突然被推开
         叶修抬眼瞄了一眼,愣了,这人怎么会在这儿?
       “老韩?你怎么来。。咳咳咳”开口说话,嗓子却开始抗议,不住地咳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皱眉走进来,走到床边“为什么不吃药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?”   这。。老韩怎么这么生气啊?叶修心里突然有点委屈,本来就难受,还被吼。想着缩了缩,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子。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吼完自己都迷了,自己怎么回事?虽然面前是叶修,但是这也是病人,哪有吼病人的道理?
       于是又平复了一下,开口道“不吃药,病就好不了,听说你还发烧。。”说着上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,啧,烫的。
       叶修心里却是一惊,没想到这老韩还带上手的,嗯。。老韩的手,好凉快,舒服。。。叶修眯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 韩文清看了看叶修,乖巧的不得了,心里的火渐渐灭了,“我去给你拿药,你听话吃”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嗯”叶修无力的点头,看来躲不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 韩文清十分满意,拍了拍叶修就出了房门。
       叶修望着他的背影,是自己烧糊涂了,还是?今天的老韩,怎么这么温柔呢?
       从陈果那拿到了药,韩文清一路看着说明书,把药倒进热水里,走进了叶修的房间
      “起来喝药”
“ 。。。苦不苦?”叶修睁了一只眼看着韩文清,弱弱的问了句
       韩文清感觉哭笑不得,这叶修,一生病怎么跟小孩儿似的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      于是,面对叶·生病·乖巧·小孩儿·修,韩文清尽量轻柔的开了口“不苦,甜的”语气宛如哄自家小侄女
       叶修半信半疑的喝了口,苦的一批
       一脸幽怨的望向韩文清。
“赶紧喝吧,喝完给你糖。”韩文清受不住叶修的眼神,仿佛他是一个多么混蛋的大骗子。。。
       “可是真的超级苦的诶!这么大一碗,我喝不下去。。”叶修捧着碗,一脸苦大仇深,啧,头痛
       “一口气喝完,喝完在吃糖就不苦了。”韩文清无奈,却只能尽量哄着他喝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深吸一口气,闷头喝下了药,不久,碗见底。叶修咽下最后一口药,痛苦的皱了皱眉,伸了伸舌头,整个脸上一个大大的“苦”。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接过碗扭头把碗放在桌子上,再扭回来却见一只漂亮的手伸在自己面前。
       “糖呢?”叶修一脸苦相的问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”最怕空气突然安静
       “老韩。。你骗我。。。你居然学会骗人了,张新杰把你带坏了。。。”叶修一脸委屈状,仿佛随时要落泪。
      “我不是,我没有”韩文清和叶修十年的交情,从来没见过他这样。。。一时有种自己真是混蛋的错觉,还有。。。好可爱。。。
       韩文清觉得自己也不是很正常,听说叶修生病,就火急火燎的坐飞机飞h市,见着人有忙里忙慌的端水喂药,现在又觉得叶修可爱。。。自己这是。。喜欢叶修么?
韩文清被自己的推断吓了一跳,却意外的不是很难接受。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着老韩脸上的慌张,决定逗一逗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糖啊,不过我妈在我小时候生病的时候都会亲我一下,跟我说“亲一下就不苦了”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说完偷偷看了韩文清一眼,见他皱眉,不禁愉悦起来,结果刚还没偷乐一会儿,就见韩文清缓缓朝他这边靠过来,随即额头上传来凉凉的软软的触感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愣住了,这是来真的?心上却有一点点的开心?
       “还苦么?”韩文清意外的感觉心情极其舒畅
       “老韩。。你这。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叶修,我想明白了,我喜欢你”从很久以前就一直,居然现在才弄明白,这是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感觉自己一定是发烧烧糊涂了,否则怎么心里会这么欣喜呢?难道自己也喜欢着老韩么?得确认一下呢。。
      “老韩,你过来”叶修朝他招了招手
       韩文清又离叶修近了些,两人之间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,忽然领口被人一拉,下一秒,唇上的触感明确的告诉着他,叶修在吻他。
       只贴了一下,叶修便放开了 。
       不讨厌,反而有点喜欢。看来自己也是喜欢他的啊。
叶修笑了下

“我也是”

END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叶修又是一只生龙活虎的叶不羞,然而韩文清却得了感冒。
       苏沐橙看着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,笑而不语,陈果目瞪口呆,果然宿敌什么的。。写作宿敌,读作恋人的么??!

        温馨提示:请一定小心不要生病,真的,请照顾好自己,否则真的好痛苦T^T